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园地

19

2019年04月

等等幸福

  “等等”幸福,不是要让我们停下脚步,坐等幸福,幸福是等不来的。“等等”幸福是幸福的不同形式,不同方面,以及我们实现幸福的办法。正如习总书记指出的:幸福,是奋斗出来的!   马斯洛曾经提出过一个需求层次理论。他将人的需求分为七个阶段:生存需求、安全需求、归属需求、被尊重,认可的需求、学习探索新知识的需求、审美需求以及最高层次的自我实现的需求。每个阶段都会产生不

09

2019年04月

天路之行(诗四首)

峡光白玉连天雪, 脚踏玉带丛山越。 星挂飘幡引迷途, 毕生寻迹空梵渡。 银舞风雪玉盖头, 霞光交映化水流。 数粒黑珠落玉盘, 会向群山月下游。 禅间佛院红披身, 玉雕金棱白塔层。 途有叩拜行千里, 修为一世渡茫僧。 千里路遥踏铁骑, 天路崎盘会五洲。 电建侠骨多砺志, 誓要高原鉴新篇。

02

2019年01月

萍聚杨房沟,为爱同行

站在阳台上,闭上眼睛,伸开双手, 拥抱冬日里和煦的阳光, 幸福不禁洋溢在脸上。 终于告别了两地分居的生活, 我来到了国内首个百万千瓦级EPC水电站项目——杨房沟水电站。 这里没有城市的喧闹繁华, 没有方便快捷的高铁, 却有着一尘不染的质朴与单纯的快乐。 这里没有炫彩靓丽的衣衫,也没有高跟鞋踩出的节奏, 却有他早出晚归时甜美的笑脸。 这里没有安静的作业环境, 却有着水电人不屈不挠奋进的信念。 在

26

2018年12月

身行千里 心安一处

七局人,从深山峡谷的水电时代,唱着红色军歌,兴家开拔而起,如沐春风、顺势勇为逐渐走进闹市繁城。水电七局——Ⅰ代+Ⅱ代+Ⅲ代七局人共同生活53年的地方,跟着他,辗转千里天涯,追随他,心安半世家园。 一套商品房四十年前,七局人住在连片成排的牛毛毡、竹䉲(mí)片工棚里,几十号工友打地通铺,粗衣简食、夜以继日建设大西南。后来,在苏联风的红房子里,保持着军事化的昂扬斗志的大集体生活,夕寐宵兴建站筑坝。19

20

2018年12月

敬畏的感悟

近一段时间,在多次会议上,听领导讲话,要求各级干部要有敬畏之感。听罢,我陷入沉思。我们到底该敬畏什么? 敬畏生命 曾读过德国思想家史怀泽的一片文章。他在《敬畏生命》中写道:他在非洲志愿行医时,有一天黄昏,看到几只河马在河中与他们所乘的船并排而游,突然感悟到了生命的可贵和神圣。于是,“敬畏生命”的思想在他的心中蓦然产生,并且成了他今后努力倡导和不懈追求的事业。 其实,也只有我们拥有对于生命的敬畏时,

18

2018年12月

暗香

这雪虐风饕、寒风侵肌的残霜天,嘉平月,早已经习惯了萧索的枝条在空气中抽响。 唯有这多少文人墨客为之歌咏的梅花,迎着凛冽在苦寒深处纵情绽放,在枝头肆意跳跃。 那一片片迎风盛开的花瓣,每一瓣都是一颗在簌簌中坚挺的心。 开就开得大大方方,花下连一片慰籍的叶子都没有;落就落得独一无二,连树下的泥土都暗香盈袖。 是陨落凡间的尤物吗?那油润的质感又岂是一般俗粉可比。 是燃烧的火炬吗?那灿烂足以让千回百转的雪花

04

2018年12月

话缘

天上繁星几许,世间几多常人,每一颗星都是灵魂安放的福地。因而,我曾想过一个极端可笑的问题:人与人之间,是缘分在前还是相识在先?结果,只看见月光下美丽迷人的脸庞,阳光里动人明亮的微笑。记忆的年轮架,不停地周而复始翻转;历世的心海潮,慢慢在一呼一吸间沉默。我们通过愉快或忧伤,幸运或遗憾,长久或智暂的五花八门的共处方式,拼凑自己不可复制的形、色人生,同程陪伴,不反不覆。 年少时,我们自觉地从父母哪里,享

04

2018年12月

趁阳光正好,趁微风不噪

在办公室中,键盘哒哒声早已习惯,每日三点一线的生活是否已经枯燥,不过就算这样,我们都有一个远方的梦,于是丢掉手中A4纸,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我喜欢简简单单而又充实的旅行,不需要着急的挥着手拦一辆出租车,也不需要看着地图,眉头紧锁的考虑下一站去哪里,那样太累。背着简单双肩包,随便坐上一辆通往幽静小路的旧巴士,当然也可以站在拥挤的站台上望向录得远方看看车子是否到来,不过更好的是走在古镇中听着最地道

04

2018年12月

南方的寒松,北风的雪

零八年秋,我离开了故乡,几经辗转终于栖息在南方的土壤。这里四季常青,像是我的归属。渐渐地,初来时的兴奋磨灭,只留下思念和我不再独特的幽怨。 我很想你。 枝叶渐渐泛黄,失去了生机——这样的我连思郁都藏不住。奄奄,使我的身上也多了些针孔挂袋,而我却依旧没有好转,因为...... 我很想你。 你曾说,你是无处不在的冬天,寒风是我们的青鸟。 想必我的憔悴便是这样吹进你心。 再次见到你的时候,依旧是那年冬,

22

2018年10月

愿时光能缓,故人不散

“老师们都已想不起,猜不出问题的你……”手机里突然响起的旋律,让我心头一颤,沉默了一分钟。打开微信在输入框里飞快地摁出一句“亲爱的,我都想死你啦!很久没听你叫我丫头了,叫来听听,腻歪一下。”想了想,觉得太矫情了,删掉,又打了一句“我的朋友,最近可好!”想想又觉得有种尬聊的节奏,删掉。最后,对着对话框发呆,退出,放下手机。 从特别关心到取消关心,从聊天置顶到不常联系,从秒回秒赞到朋友圈孤零零一条横线

30

2018年08月

遇见更好的自己

来到金堂项目部已经一月有余,在这一个月中,自己有了脱胎换骨的感觉。 从迷茫到坚定。在工作之初,迷茫与无助充斥着自己的内心——“独在异乡为异客”的一种心灵的孤独感,缺乏方向和目标的一种无措感。但是在加入金堂人才公寓这个大家庭之后,前辈和同事们的热情和真诚融化了我内心的孤独,谆谆善诱坚定了我人生的方向与目标,迷茫和无助的心理状态已经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内心的坚定和欢愉。 从陌生到熟悉。经历过一个月工

24

2018年08月

这一年,走过!

透过我的窗,望着眼前这一片独属于我的天空,一些人,一些事,记忆犹新。走过的这一年,有困惑也有希望;有落寞也有感动;有谦卑也有自豪。学生时代的快乐共读,秉烛夜习,寒窗充盈了温暖;社会中再度重逢,一样的亲切,一样的美好,虽然多了几分欲说还休的无奈,却也增添了几分心知肚明的成熟与稳重。这一年,梦想激发澎湃的热血,青春飘扬无悔的旗帜,一路披荆斩棘,再苦再累,未曾言弃。 时光飞逝,年复一年。大学毕业深入工地

17

2018年08月

长相思·乞巧

长相思·乞巧 长相思,长相思,彩丝穿针诉情长,翘企盼斜阳。 尝相思,尝相思,云隐风清唤月华,瑶池影成双。

16

2018年08月

碎叶城

“你说,大唐三绝最出名的李白不是都官封翰林了吗?为什么还落得杯酒自醉醉不知,孤身揽月月成影的下场。” 因为他的不快乐。 “为什么?” 唐玄宗命李白待诏翰林,作文学侍从之臣。御用文人,听起来倒是有排面,实则细想,不也就是被圈养的雅客吗?你想,他李白是谁?大唐第二强的侠客,第一绝的诗人,这安排就是对他才情的不认同,他那一腔抱负可不是待在梨园填词赋歌。性豪的“酒中仙”哪受得了这种?不过大侠就是大侠,“赐

16

2018年08月

将入秋

“峨眉山月半轮秋,影入平羌江水流。 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 望西南便是峨眉山,久负盛名的峨眉山。我虽然没有见过峨眉山月的牵绕,也未见它的蓝色边框的忧郁颜色。我始终会想起李太白这首诗,即使我始终记不住这首诗的名字,毕竟,往西南走一点就是峨眉山,久负盛名的峨眉山。 我估计是比较思念家乡的人,每当寂寂,变会不由自主的感叹着“独在异乡为异客”,“哀吾生之须臾”。渴望外面的世界,想行万里之路,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