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文化园地

话缘

作者:张海源    点击:108    2018-12-04   分享 举报   保存为WORD

天上繁星几许,世间几多常人,每一颗星都是灵魂安放的福地。因而,我曾想过一个极端可笑的问题:人与人之间,是缘分在前还是相识在先?结果,只看见月光下美丽迷人的脸庞,阳光里动人明亮的微笑。记忆的年轮架,不停地周而复始翻转;历世的心海潮,慢慢在一呼一吸间沉默。我们通过愉快或忧伤,幸运或遗憾,长久或智暂的五花八门的共处方式,拼凑自己不可复制的形、色人生,同程陪伴,不反不覆。

年少时,我们自觉地从父母哪里,享受“理所应当”的照顾。在爱的无私城堡里,蛮横地卖萌撒娇,逆反常情的一意孤行。成人后,发现自己未能养出一颗足够仁爱的宽厚心。面对他们,除了习以为常地自私和伤害,还会吝啬我们的好脸色、好脾气、好情绪,甚至连称呼都生硬得只有“爸、妈”二字。不记得何时把苛刻的要求硬塞给生命中最贵的恩人,把天大地厚的生、养之恩,覆盖——屏蔽——删除,慢慢地习惯忘本思源。妈妈完全做着专职的“义务保姆”,爸爸整个就是全天候“御用长工”。跪乳反哺的耐心、周到事没做两件,输礼不让亲的怼话、狠话倒成脱口,更不会轻意恭恭敬敬地为他们沏一杯温暖的茶。

爱人,是我们选择的毫无血缘关系的亲人。开始时,情非得已、沧海可填的执念,美月婵娟、众里寻她的呵护。欢天喜地的入围进城后,里短家常的盘算计较。渐渐开始奢侈地暗渡陈仓,光鲜地摇头晃脑,一脸万恶、一眼深仇的样子。相互较量着贪婪的得寸进尺,只想拥有自己的美梦,从不过问自己能为爱人做些什么?当落地的一堆鸡毛,嚣张地在眼前翻飞时,遗忘了最初哪颗干净、清透的钻石心。伤筋动骨逃出城外,感觉周遭尽是“风景旧曾谙”的套路!爱人之间,最好的结局是彼此牵就、抬举,相互捧场、吆喝的硬把子,搭伴生活,缱缱绻绻温柔相待。缘来缘聚,不相辜负!云淡风轻解恩怨情仇,吹弹可破化世故家常。

我们心里最暖的那朵棉,长期都保留给自己的孩子,并且冒似无私地继承着严母慈父的传统。而内心深处,作为父母,对孩子却充满着专制的期待:一想要他学习好,二想要他人上人。翘首祈盼着他们出类拔萃,带给自己骄傲的满足。这样不行,那样不准,简单粗暴地揠苗助长。贴上一张爱的标签,刷题出单,发音嚼文,坐地自画地把孩子压抑成我们想要的姿态。溺爱,是不可试的毒药;专制,又码出生产线的“专属产品”。考分、评分门门分,EQ、IQ各种Q,身累、心累都是泪。为孩子挖一口取之不尽的喷井,不如带她勇敢地去作山间奔腾的清溪,跌撞、曲折,激荡出无数具有超强生命力的美丽浪花,谱作人生最真最好的华乐赞歌!缘续前世,自在倾听。

人生漫漫长跑,不同时期的伙伴,从儿时至青年跨中年、晚年,能一直相伴、相知、相携的不多。时光越久,识人越多,孤单越浓。推杯换盏、嗜酒消遣讲得豪情万丈。但最终,不管是U盘、硬盘还是云储存,空间无限大,我们都会自然的择利保存,备份价值友情。更有过者,说着或做着许多烧脑廉价的故事,却还套上一张似笑非笑的面具,既做导演也当主演,违心托辞。看不见曾经那只一起放生的蜻蜓,驻在何方?而把艰难时,真诚、交心的共勉时光,处理成低级的利用。遂心如意时,相怜相惜;志趣不一时,相杀相撕。轻狂的我们,经年闯荡;招摇的我们,历劫凡尘。躲不过时间风化的冷漠,参不透燕过无痕的禅音。朋友之缘,莫轻莫践,望能留下余生相随的黄鹤。

山高水阔多崎路,三生河中善行舟。浩瀚宇宙,缘源不断,无极无限。假如所有的相遇,都是最好的安排,哪该多幸运!俗事人情,你的也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统统都是我的。这不能少,哪也不能缺。红尘道场之中,我们既要欣赏百花齐放,也要默契百鸟共鸣,克制欲望,控制限额。缘分在时,有情有义;缘分散尽,也别作散场电影的门票,撕之毁之。愿我们今世——缘生刚好,爱与被爱!

作者:张海源

1. 中国水利水电第七工程局有限公司第二分局遵循行业规范,任何有明确来源的转载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 中国水利水电第七工程局有限公司第二分局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